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甄心鸡汤 > 打一巴掌,还要谢谢你替我促进血液循环了?
打一巴掌,还要谢谢你替我促进血液循环了?
阅读量 2016

很久前的一篇关于相声演员小岳岳的报道,大概内容是“少年时期被欺负,内心留下了阴影,伤害就是伤害。凭什么你伤害我,我还要感激你?”当下看完替这个银屏上永远贱兮兮快乐的小岳岳委屈,也替他开心所有的不幸终于过去了。

    这个事儿对我影响还是很大的。从小到大听到看见的就是:“严师出高徒”。上学时家长都会和老师说”老师费心了,孩子不听话你随便管!“可能严重点还会有那句“随便打”。别看我是个姑娘,一点没有免俗。

 

小学时某天清晨收家庭作业没有而被老师要求到走廊罚站。校长例行视察看见我们几人站一排问其原因。所有人很沉默,我这个“耿直”的girl瞬间哇的痛哭出来,并且说:”我写作业了,老师不信我,真的写了作业“。接下来的剧情是万万没想到,只想说自己太年轻!所有人都回教室上课,老师叫我留下,当时印象特别清楚自己梳着两个排骨辫子,老师拽着我头发撞墙上反复掐,推,并且说:“让你在校长面前让我丢人”。那会儿才知道自己“错”在哪。当时不知道哭,因为老师说了一句“找家长”。

 

疼痛早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回到教室拿出语文书发现夹在里面的作业本。当时就举手告诉老师作业找到了。这个举动只是想告诉老师,我家长可以不来了吧。我和老师就这样“不约而同”默认谁也不再提这个事情。

 

事情过去十几年了,发生在我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按理来说似乎“不该”有什么影响。直到大学时一次老师说昨天留的作业完成了么。瞬间一身冷汗吓得不行。

时至今日面对这件事我还是过去的那个小学生,即便自己都要到了孩子妈的年龄。在小学群里发现当年那个老师并且她发了一张她的近照。哪怕时间过的久,依然没法原谅,也没法觉得解脱,哪怕是照片都觉得打怵。

 

童年时期的阴影的延续体现在成年后做事的行为。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自己拼命乖巧,努力中规中矩,压抑自己的性格,渴望老师的认可又惧怕老师。脾气暴躁乖戾,会不定时的歇斯底里。


有种“伟大”叫时间。无路论多大伤害还是委屈,只要时间够久,都会有个声音“都这么多年了,以后别提了都过去了。别那么小心眼”。如果当年伤害你的人过的不好,你的不原谅反而是罪过呢!事不关己,大家喜欢用”得饶人处且饶人“来表现自我的高尚,可终究是普通人多,伤害,就是伤害,难道你打我一巴掌,我感谢你替我促进血液循环?

 

原谅不原谅和伤害复原不能化为一谈。

如果原谅我能打开心结,会克服心理障碍,那就这样去做。反之我原谅你,帮你放下负累,自己又纠结万分。无疑旧伤添新伤。不值。

 

大家都说希望回到过去,对我来说,未来才值得期待。

 

写到这突然想起一个事儿。上学时班里有个女同学总是被欺负,会挨打,会被无理的要求。当时特别纳闷,很想问她为什么别人欺负你之后,下一次还是想去一起玩呢?反反复复的被欺负原谅被欺负原谅。

 

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中国皇帝说:“你们的太监制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没等皇帝回话,贴身太监姚勋抢嘴道——“这是陛下的恩赐,奴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政!?”

 

那名女同学,长期习惯性被伤害,习惯性原谅来获得心里的安全感。从没有想过反抗。一种奴性。太监们呢除了当时社会的等级制度要求以外,前者后者是有些受虐型人格障碍的。是人格障碍类型之一,以自我贬损,自我折磨,自我牺牲为特征的人格障碍。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这样的倾向,程度不同罢了。

 

林语堂先生曾说过"中国有一类人,身处社会最底层,权利时时刻刻在受到着侵害,却有着统治阶级的思想,处处为统治阶级辩护,在动物界能找出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伤害就是伤害,不具备任何正面力量。并不请清楚那名女同学现况,希望和小岳岳一样,一切都好。我相信会有无数的小岳岳和有无数个女同学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这一切,这些一定都会过去,哪怕是伤痕累累的过去。

 

选择不原谅并不是心胸狭隘,伤害就在那里,可以忽略,可以一路继续向前走,但是也不用违背自己的心,来说:”没关系,都过去了“。怎么觉着幸福怎么开心怎么来,在不折磨自己的情况下,也不用强迫去遗忘去原谅,满足别人的道德感膨胀,让自己再次难过。

 


评论
提交
  • 暂无评论
X
登录.注册
微信扫码登录
X
注册.登录
微信扫码注册